开云体育在线官网

视界千岛湖

快·准·活·美

您当前的位置: 睦州文苑 > 原创佳作 > 散文
牧鸡鸭鹅的记忆
发布时间:2023-12-21 08:47:07

毛有根

看到这个题目时,很多人会觉得很奇怪,只听说过牧牛、牧羊、牧马之类的,从来没听说过牧鸡鸭鹅的。牧鸡鸭鹅是时代的产物,只有在十九世纪七十年代才能有的经历。

在吃大锅饭干集体活的年代,农民的家庭条件普遍不富裕,吃不饱穿不暖是常事。农村人依靠仅有的一点田地,种上水稻和玉米,一年的收成除了交了公粮,家中就所剩无几了。只好抽空在田间地头开点荒,种些红薯和其它农作物用来充饥过日子。

为了更好地维持家庭生活,家家户户都饲养着几头猪和一群鸡鸭鹅。猪是圈养的,吃的是自家菜地种的黄菜叶、红薯和红薯藤、白萝卜和萝卜叶及家中的洗米水和洗碗水,还要到野外采些猪草凑数,剩菜剩饭很难得给猪吃。养大的猪,一头交公社屠宰场、一头买给生产队过节的时候杀,分肉给社员们、留下一头猪用来过年,一家人一年的油水就靠这头猪了。

为了节省饲养成本,鸭和鹅是长年需要牧养的。每天早晨,妈妈会很早把我和弟弟叫醒,让我们一人拿上一根长长的细竹竿,竹竿尾梢的枝丫留一些,编成辫子样。再到猪栏房里把圈里的鸭和鹅放出来,兄弟俩一前一后舞动着竹竿,把二十只排成一队的鸭和鹅赶到村前面的溪滩里去,让它们自己在溪水里叼鱼、虾、螺蛳、虫子吃。鸭和鸭到了溪岸边,就像小孩子到了游乐园,一只只迫不及待地“扑通!扑通!”跳进溪水里。不一会,只见它们从水里探出头来,嘴上都叼着各种战利品:鱼、虾、螺蛳和虫子,吃得可欢了。我们把两根竹竿插在溪岸上,这象征着指挥棒,它们就不会乱跑了。我和弟弟就回家吃早饭上学去了。等我们放学回家,放下书包就去溪滩里赶鸭鹅回家。我们到了溪岸边,拔起竹杆摇摆着,嘴里学着鸭叫声“嘎!嘎嘎嘎!”,和鹅叫声“呱!呱呱呱!”。溪水里的鸭和鹅听到叫声,又看到指挥棒在摇动,就很听话地一只只爬上岸,排着队伍“嘎!嘎!嘎!”地叫着,摇摇摆摆往回走。鸭和鹅经过牧养,吃到了野食,天天晚上都能下蛋,卖了蛋的钱补贴家用。

牧鸡不是长年的,是有季节性的,只有在收割完稻子的田里牧养。

星期六和星期天的时间,妈妈会很早把我和弟弟叫醒,让我和弟弟先把鸭和鹅赶到溪滩里去,再回来背鸡去牧。妈妈把两只扁窠(竹蔑打的扁背篓)放在鸡埘(鸡舍)边,然后蹲下身,手伸进鸡埘里,把一只只鸡抓出放进扁窠,一只扁窠装十来只鸡,然后用蛇皮袋盖住扁窠口,用绳子绑好不让鸡路上跳出来。我和弟弟一人背着一扁窠鸡走了三里多路,来到收割完稻子的田畈里,放下扁窠解开绳子掀去袋子,把扁窠倾倒,鸡就会一只只走出来。这是我们经常牧养贯了的鸡才这样随意放养。如果是第一次牧养的鸡,为了不让它们跑远,也便于回家时更快抓它们进扁窠,在把它们放到田里时,必须在一只只鸡的脚上系上一米长的布条或绳子。等牧养时间长了,鸡习惯了听话了才不用系绳子。鸡看到稻田里酒落的稻谷和谷穗还有虫子,它们四处跑着,一下追到东一下赶到西,吃得可欢了。我和弟弟把带来的的竹竿插在田畈的两端,竹杆尾梢还绑上红袋子,风一吹会发出“啪啦啪啦”的响声,这是防止猫头鹰来偷鸡用的。我和弟弟就找个荫凉的田埂上坐着,看带来的书。肚子饿了就吃出门时妈妈给我们准备好的熟红薯;渴了就喝茶竹筒里的茶。

傍晚时分,有公鸡在打鸣,好像在提醒我们,该回家了。只见一只只鸡吃的脖子处的食囊鼓鼓的,站在原地都不愿意动了。我们把扁窠倾倒,然后“咕!咕咕咕!”地叫着摇动着竹竿,鸡好像听到了命令和看到指挥棒似的,一只只聚拢过来。这时,只要把一只鸡推进扁窠,其它鸡就会跟着走进去了,并且分得很清楚,背来时是哪篓的就进哪一篓,它们不会混淆乱来,真的让人佩服。我和弟弟背着鸡回到家中,把鸡放回鸡埘。

就这样,我们计划着牧鸡,今天到这片田畈牧鸡,明天到那片田畈牧鸡,等把所有稻田都牧完了,才算完成牧鸡任务。

在牧鸡的这段时间,明显可以看出一只只鸡都长胖了,它们的羽毛都油光发亮了,下蛋也更多了。

我们少年时牧鸡鸭鹅的日子,既辛苦又有趣,还帮助家里节省了饲养成本和增加了家庭收入。

这段牧鸡鸭鹅的记忆,我永生难忘。

最新播报

更多>>
淳安发布

淳安发布

视界千岛湖

视界千岛湖